全部分类 人物故事 历史解密 战史风云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文化故事 神话故事 故事会 世界历史 社会生活 影视剧集
中国民间故事之讨工钱

中国民间故事之讨工钱

民间故事

故事会

关键字:民间故事,故事,中国民间故事

民间故事是劳动人民创作并传播的、具有虚构内容的散文形式的口头文学作品,是所有民间散文作品的统称,它是人们口头流传的一种以奇异的语言和象征的形式讲述人与人之间的种种关系,题材广泛而又充满幻想的叙事体故事,它们往往包含着自然的、异想天开的成分。今天带领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中国民间故事之讨工钱

清朝光绪年间,北直隶新城县有个大财主,名叫王大有,为人十分吝啬,总是想方设法地克扣下人的工钱。附近的人知道他这德性,都不到他家去做工,王大有就到远处去招人,许以高价,但在结账的时候又耍坏心眼儿,让人有苦说不出。

这年春上,他到邻县去招了10个人来,给他种地。

转眼就收完了秋,该到给人结账的时候了。他这时候就耍起了无赖,对那10个人说:“我手头儿上没现银了,给你们打个欠条儿吧。”9个人气红了眼,捋胳膊挽袖子,就要上手揍他,却被刘九成拦住了。

刘九成不光种田的手艺好,而且为人也仗义,心眼儿也多,那9个人平时都听他的。见他出手阻拦,那9个人就住了手。刘九成说:“欠条可以打,但我有个条件。”王大有忙着说:“啥条件?”刘九成说:“我们出来了大半年,一个大子没挣回去,乡亲们还以为我们傻,被人骗了呢。你给我们每人一车麦糠,我们也好有个说辞,挣些脸面。”

麦糠就是打麦时扬出来的麦穗皮,啥用没有,可王大有舍不得扔,一直堆放在柴房里呢。听说是要麦糠,王大有心下暗喜,大方地说:“都送给你们啦,连麻袋都送了,套着马车拉走吧!”刘九成谢过了他。王大有写了欠条,刘九成和大伙儿一同收好。

来到柴房里,大伙儿就把刘九成围住了,七嘴八舌地问道:“咱们就任他耍赖吗?”刘九成无奈地说:“碰到这种无赖人,那就只能智斗了。不然,咱们若是动了手,把他打了,他把咱们告到县衙,咱们不光拿不到工钱,只怕还得赔给他钱,再坐了牢,那不就更亏了?你们就听我的吧,要是讨不回工钱,我赔给你们!”

刘九成说得在理,大伙儿都听他的。他们都收好了欠条,套好马车,把麦糠都拉回家里去了。

转过年来,王大有又到邻县去招工,刘九成又带着那9个人来了。他们只字不提讨要工钱的事,倒让王大有暗暗吃惊。他怕那10个人暗中给他做手脚,偷偷观察了几天,见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干活儿,仍是一丝不苟,心里稍安。

地整好了,该下麦种了,刘九成对王大有说:“麦种不能直接下。”王大有一翻白眼儿,问道:“为啥?”刘九成说,今年冬天暖,地里的虫子也醒得早,眼下是醒着的,正找吃的呢。播下的麦种,只怕都会被虫子吃掉。王大有不信,挖了几锹,果然看到了虫子,一时傻了眼,问刘九成该咋办。刘九成说掺上麦糠播种啊,麦糠很硬,不容易咬碎,等到虫子咬碎了那些麦糠吃到麦种时,麦种已经长根发芽,没了味道,虫子就不再吃了。王大有不信,到别人家去看,果然看到别人家都是这么做的。他就对刘九成说:“咱们也掺麦糠吧。”

刘九成問他:“你家的麦糠在哪儿呢?”

王大有这才猛然想起,他家的麦糠都被刘九成他们拉走了,就说道:“你们把麦糠拉回来吧。”刘九成说:“你把我们的工钱还清了,我们就给你拉麦糠。”王大有哪舍得那么多银子,不肯还,想低价买些麦糠回来。可今年闹了虫灾,家家都缺麦糠,没人肯卖。万般无奈之际,他只得还了大伙儿的工钱,大伙儿把麦糠拉回来,掺好麦种播下去了。

掏了几十两银子,就像割了王大有的肉,那叫一个心疼。更让他不能容忍的是,自己居然被一个种地的给算计了,传出去可是好说不好听啊。他转着眼珠儿,盘算着怎么再扣掉他们的工钱,看刘九成还能想出什么主意来!

转眼又到了秋后,王大有故技重施,说他没有现银结账,还是给大伙儿打欠条吧。大伙儿一看他又想耍赖,生气呀,可他们知道不能动手了,就一齐望着刘九成。刘九成胸有成竹地笑笑说:“欠条可以打,但我有个条件。”王大有抢先说:“麦糠不能给你了!”刘九成说:“麦糠有用,我们就不能要你的麦糠了。东家,我们出来大半年了,只留下妻儿在家,连柴禾都没拾,做饭热炕都没得烧,能不能把麦秸给我们呀?”

王大有家有的是烧的,留着麦秸一点儿用都没有,还白占地方,就一挥手,装作很慷慨的样子,大声说道:“麦秸就归你们啦,拉走吧!”刘九成谢过了他,收起欠条,出来套马车。

大伙儿又围住了他,七嘴八舌地说,今年能讨回工钱,那是老天爷帮忙啊,天暖地暖虫子醒,那麦糠换回了银子。这麦秸可真是没用啊,拉回去干吗呢。刘九成诡秘地笑笑说,麦秸一定要拉回去,而且要保管好,还不许烧。不然,讨不回工钱,可别找他。大伙儿见他说得这么肯定,就信了他,记住了他的话。

过年一开春儿,王大有又把这10个人给招来了。他得意洋洋地问刘九成:“你们的工钱还在我手里,你想出啥主意要回去了?头年老天爷帮你,闹了一回虫子,让你偶然得手了。今年老天爷就是帮你也帮不上了。”

刘九成淡淡地说:“我是种地的,最关心地里的事。头年先感到会地暖,才要拉麦糠的。今年拉麦秸,自然也有道理。东家,你今年又想坑我们一把,这回就不是要回工钱那么简单了,你得给我们双倍,也算是给你点儿小小的惩罚!”

王大有听了,哈哈大笑:“给你双倍?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刘九成仍是不疾不徐地说:“别急,等几天看看吧。”王大有说:“银子在我手里,我才不急,看谁拿不到银子才真急!”

王大有打定了主意,就是刘九成说下大天来,他也不掏银子,看他们能怎么办!

这天,王大有正盯着大伙儿干活,地保大喇喇地走过来说,知县大人刚刚传下令来,让各村各户出材料出力,修筑县城的城墙。王大有是县里有名的富户,知县大人特意交待,让他出1万斤麦秸。10天内拿不出来,就去坐牢!王大有生气地质问道:“凭啥让我家出这么多麦秸?”地保颐指气使地说:“知县大人就这么定的,你要不服,就找他说去。”

王大有就是个土财主,哪敢跟官斗啊。他要敢不听话,知县大人真敢把他投进大牢,再想出来可就难了。那就买麦秸去吧。王大有带着几个家佣,跑遍了附近的乡村,却连一斤麦秸都没买来。人家的麦秸,早就烧完了。他真要急死了。

刘九成找到他,笑呵呵地问道:“东家,买我们的麦秸不?”王大有惊奇地问道:“你们有麦秸?”刘九成说:“有啊,1万斤呢。不过,价钱可贵。”王大有哪还管价钱贵不贵,只要能交差就好,赶紧应下来。刘九成要了现银,分给大伙儿,又把各家各户的麦秸都拉到了县衙。

王大有看着那些麦秸,忽然激灵打了个冷战,想明白了一件事:他高价买回了自家的麦秸!而那价钱,正好是大伙儿工钱的双倍!让他更郁闷的是,大伙儿还拿着他的欠条,随时可以找他来讨银子啊。他越想越窝火,想报复刘九成但却想不出好主意来。

刘九成却把10张欠条都还给他,笑呵呵地说道:“东家给了我们工钱,我们也不能贪心,就把欠条还给你啦。”这倒让王大有很吃惊,心里也稍稍好受了些。他拦住刘九成问道:“你咋知道麦秸有用啊?”

刘九成笑嘻嘻地说,头年秋上雨水大呀,把县城的城墙淋得千疮百孔,知县大人肯定要想办法维修。冬天天寒地冻,没办法动工,只能等今年春天。新城县的城墙是用土坯垒的,为了让土坯更结实,就在黄土中掺进麦秸,再和泥做坯。到了春天,各家各户的麦秸都烧完了,收麦秸很困难,知县大人又想借机敲一笔,王大有自然就首当其冲了。

刘九成说得头头是道,王大有暗暗赞许,可他心里却更不服气了。我再难为你一次,看你还有什么办法破解?王大有暗暗下了决心。

到了秋后该结账的时候,他故伎重施,又打起了欠条儿。欠条上写明,所欠人工的工钱,要等过春再给。刘九成接过欠条来看了看,啥也没说,揣起欠条就走了。大伙儿也揣起欠条,跟着他走了。

这天早上,王大有出门,见门前不知怎么跑起了水,他邁步跳过去,却听到旁边有人喝彩:“好了,好了,该还钱了!”他扭头看到刘九成带着大伙儿喜笑颜开地走过来。他说道:“还什么还?欠条上写着呢,过了春再还!”

刘九成指着地上问:“刚才你过了啥?”王大有说:“一片水。”刘九成说:“你细着看看。”王大有不明所以,低头细看,这才看清地上有三道土坎儿,中间流着水。他仍不明白:“啥意思?”刘九成说:“你看看,这是三横,你身后就是日头,你从三横上跳过来了,这不是过了春吗?”王大有问道:“春字是三横上面有个人,下面有个日。你三横和日都有了,那人呢?”刘九成笑呵呵地问道:“你不是人吗?”

要说是人,那就是过了春,他得还工钱。要说不是人,可是他亲口说的,传出去了,他真甭想做人了。王大有一阵惭愧,也彻底认输了。他没再说啥,赶紧还了工钱。从这以后,他再也不克扣下人的工钱了。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