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类 人物故事 历史解密 战史风云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文化故事 神话故事 故事会 世界历史 社会生活 影视剧集

一炮打响

梁振波是省地方戏剧团的编剧,今年36岁,有一个谈了几年的女朋友,可他没房没车,收入也低,婚事一直搁置着。不过最近,大家都说,梁振波担任编剧的电影就要开拍了,他要出名了。

梁振波是去年年初接到极深影视公司姜总监的电话的。姜总监说,公司看中了梁振波曾经发表过的一篇小说《千山雪》,想拍成电影。如果梁振波愿意的话,就来公司签合同,改写剧本。

梁振波虽然发表过一些作品,可是一直都没有掀起什么水花,距离他成为名作家的理想那更是离得远。这次好运终于来了,梁振波顿时有种良马遇伯乐的感觉,当然是毫不犹豫地就去签了合同。

剧本改写好之后,很快就得到了过审的消息。这不,最近梁振波收到了去横店参加开机仪式的请柬。因为需要向团里请假,梁振波担任编剧的电影就要开拍的消息在单位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开机的日子到了,下午三点,在横店一个广场上,现场搭好了舞台,编剧、导演和几个主要演员都到了。现场气氛很热烈,梁振波还作为编剧上台讲了话。

这么大的事,梁振波当然要拍照发朋友圈了,并配文:“我担任编剧的院线电影《千山雪》在横店正式开机了,公司请到了当红明星出演!”

这下梁振波在朋友圈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点赞夸奖的就不说了,还有不少人私下里向他咨询投资电影版权份额的门路。

梁振波人生中还是头一次受到这么多的关注,他不免有点飘飘然:“我已经把我全部积蓄都投进去了。我写的剧本,大明星出演,上映之后肯定票房大卖!投资这部电影,一定会有高回报!”

开机仪式上虽然没有一线明星,可脸熟的小明星还真有几个。再加上梁振波本来就是剧团的编剧,于是大家深信不疑,好多人跟着投了《千山雪》的版权份额,从几万到几十万都有。

梁振波回到团里上班,同事都说:“哟,大编剧回来上班啦!”演出队的几个美女也笑眯眯地和他搭讪:“大编剧,什么时候给我们安排几个小角色演一演呀!”

梁振波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对他微笑。谁说书生百无一用,自己终于要成名了!

不久,姜总监又给梁振波发来一条花絮视频。看着这些高不可攀的明星在出演自己写的电影,梁振波兴奋极了,马上转发了这条视频,配文:“院线电影《千山雪》正在横店紧张地拍摄中!”

撤资风波

一眨眼一年半过去了,梁振波曾几次找姜总监打听拍摄进度,姜总监说,导演很认真,慢工才能出细活,而且两个主演都是大咖,时间常常凑不到一起。

这天,梁振波的老同学常松来省城了,见面时,梁振波很開心:“哎呀,老同学,好久不见了!”

谁知道常松没和梁振波握手,反而把他拉到一边,压低了声音说:“你知不知道我们老同学投资群里都炸了,说你这个电影投资是骗局,都吵着要撤资呢!这不,我到省城来探探风声,你带我去那个极深影视公司问问?”

梁振波急了:“怎么可能是骗局呢?人家是正规影视公司,而且电影都快杀青了!”

常松叹了口气:“投资的时候他们说一年就能分红,可现在已经一年半了,谁家的钱都不是大水淌来的。就说我这三十万吧,存银行一年半都能有不少利息了,现在红利我都不想了,别把我们都弄得血本无归就成。”

梁振波直摇头:“我就说你们成不了大事!这不是疫情影响吗?要不是疫情,我们这部片子现在估计已经上映了!”

梁振波当天下午就带着常松去了极深影视公司,常松还用手机开着直播,给群里参与投资的几个老同学都看了一下公司的情况。公司的确很正规,还挂着大幅的《千山雪》电影海报,海报上主演、编剧、导演、极深影视公司的名字都赫然在列。这么一来,老同学投资群里还真的消停了下来。

可是常松还是想撤资:“振波,不是我不信你,我丈母娘病了,真的需要钱,不然我也想等等,赚一笔呀,谁不想发财呢?”

梁振波便带着常松找到姜总监,说要撤资。姜总监坐在宽大的桌子后面,皱着眉说:“撤资可以,要付百分之三十的违约金。”

常松不服,说:“违约金百分之三十也太多了,这不合理。”

姜总监笑了:“法制社会,你觉得不合理,可以走法律途径。”

梁振波和常松来到律师事务所,一听人家的报价,吓得两人当即退了出来。

调查极深

常松无功而返之后,和几个想撤资的同学一商量,越发觉得极深影视公司有问题,便向省城的警方报了案,怀疑极深是皮包公司老鼠会,涉嫌非法集资。

很快,警方就找到梁振波问话。为了配合调查,梁振波好几天都没去上班。他没去团里上班那几天,团里也流言纷纷,都说极深影视公司是个骗子公司,梁振波也是后台老板之一。流言炸出了几个投了资的同事,他们纷纷打电话给梁振波,要求无论如何也要撤资。

梁振波一边配合警方问话,一边应付同事的追问,真是焦头烂额。他打电话问姜总监:“警方在调查极深,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姜总监的回答很坦然:“不会有问题的,我们公司各项材料都合法合规,随便查!”

闹腾了半个月,警方的调查结果出来了,还真是没有问题。除了投资合同上规定的违约金比例过高之外,极深影视公司是一家正式注册成立并在经营中的合法企业,所有项目手续齐全,证照齐备,并且都有明确的进度。虽然是新公司,成立后还没有实现票房盈利,但其他方面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梁振波顿时觉得扬眉吐气,对常松和几个老同学说:“你们看,我说这是正规公司吧?电影快上映了,到时候……”

没等梁振波把话说完,常松抢白道:“等等等!我丈母娘可没办法等了!我这次说什么也得把钱带回去,不然我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梁振波要是有钱,早就掏出来给常松垫上了,可他所有的积蓄也都投进去了,只能干瞪眼。

没想到常松和几个老同学还真有办法,在网上找到了一个法律援助团队,几经周折,终于把违约金谈到了百分之十,挽回了一些损失。

风波平息后,很快又一年了。根据极深那边给出的消息,《千山雪》已经杀青,正在剪辑中。梁振波的女朋友也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要么拿钱结婚,要么分手:“你还在等那个鬼电影上映?我都三十多了,不拿回钱结婚,马上分手!”

梁振波觉得这是自己的希望,也希望女友能陪着自己见证成功:“我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看到成名的曙光,我是不会放弃的!再等一等不行吗?快了,就快了!”

女友却根本没有理会,头也不回地走了。

梁振波安慰自己:大丈夫何患无妻,反正电影一上映,自己就是影视圈的名编剧了。

真相难堪

梁振波没事就上网搜索《千山雪》的消息,这天,他突然看到了一个视频,和他手上的花絮视频一模一样,只是里面的演员都是生面孔。梁振波很疑惑,便私信视频发布者:“这不是《千山雪》的花絮视频吗?怎么演员换了?”

对方说,这是一个新人演员的网剧作品。梁振波查了那部网剧,又研究了一下姜总监发给他的那段视频,才发现视频确实有问题:近景镜头用AI技术换了明星的脸,远景镜头根本还是那个新人演员。

梁振波怔住了,其实,他也不是没有怀疑过整件事的很多漏洞,可毕竟公司是真的,項目是真的,姜总监发来的花絮视频是真的。他相信,就算公司有些地方违规操作,可只要电影成功上映,一切都会如他想象中那样发展。但如今,这个造假的视频仿佛撕开了丑恶真相的一角,他不愿面对的一切,终于对他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良久,梁振波才鼓起勇气,在搜索引擎中输入:极深影视骗局。回车键刚一敲下,页面上就有无数条触目惊心的信息。他点开了一条又一条,整个人如坠冰窟。

原来,极深的骗局就藏在合法的手续之中。只要影片一天没上映,投资人的大笔资金扔在这里,这本身就是钱。一旦有人要撤资,违约金又成了公司的合法收入。至于那几个三线明星,公司只是花钱请了他们一天,给开机仪式站台,后续拍摄都是群众演员糊弄了事,公司只求相关部门审查的时候项目能过关,根本就没打算上映。

那个所谓帮忙撤资的法律援助团队也被律师行业协会曝光了。他们根本没有执业资格,而且凡是有极深撤资纠纷的地方,都有他们在活动,他们很有可能和极深也是一伙的……

其实,这个公司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打算正经拍电影挣票房,自始至终不过是一场披着合法合规外衣的金融骗局……

梁振波觉得心口一阵剧痛,他“啊”地大叫一声,便一头栽倒在地。

梁振波不知道,此时此刻,姜总监正在和他的上级打电话:“放心吧,相信民间影视投资的都是傻子。每年票房颗粒无收的无名小影片有多少?他们只看到那几部高票房的电影,那背后都是什么样的资本在操作?像我们极深这种地方性小公司,就算我们真花钱请来明星出演又能怎样?凭什么拍一部片子就想赚钱?投资赔本才是正常情况嘛,哈哈哈……”

从这之后,剧团里的人再也没见过梁振波,有人说他回老家了,也有人说在精神病院看到了他,他嘴里一直在念叨着:“我的电影就要上映了,我快出名了……”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