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页

星之海 卫风 970 字 3个月前

我们下了车,沿着雪白的长长的台阶向家祠走去。儿子跟着我们,我一直担心他可能会踩到袍子。虽然前几天我们彩排过好几次,但都不是真的到家祠这里来的,而是在宫中的御尾阶那里练习。练习的时候,也没有穿这么正式的,这么沉重的衣服。绣着飞凤叠云的鞋子穿在脚上,一步一步走的缓慢而从容。就算头顶的饰物再沉重,也要挺直颈项,双目平视——其实我很想低头看着脚下,我也很怕一脚踩空,那这个乐子就大了。

这登基对李汉臣来说,是胜利的里程碑,是他扬眉吐气的时节,是他终于摘到了自己苦苦追索的胜利果实。对我来说,却是一件可有可无的,却又不得不走的过场,一幕要演给别人看的戏。

这场戏演够累。

前几天元老会的人说,我和李汉臣的婚礼没经过南星云的正式典礼,所以要再举办一次。但是经过极力争取,不受两次罪,就合这次登基一次办了。别的女孩子,婚礼是什么样?我见的不多,但是像我这样的,累到一口气提不上来,差点当场一头栽倒的,恐怕还是不多。

上午我的思维还算是正常的,可以运转的。但是时间越长,就越是麻木疲倦,喝了几次提神的药都只有十几二十分钟的药效。到后来简直像个牵线木偶,别人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换了四次衣服,梳了四次头发。我麻木的任人摆布,只是在想,为什么还不结束?到底什么时候才结束?

这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为什么我像个几千年前的旧时女人一样受这种礼教压迫?

典礼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我从早上四点钟就起了床,一直到现在,就没有能真正坐下来歇一口气。

到最后要一步步的登上皇家的九层塔,我的腿已经抬不起来了,喝了提神的药物也是一样。李汉臣伸过手来,一手扶着我的手,一手托着我的腰,几乎是承担了我的全部体重,我就这么半靠着他,一步步的登上塔来。

塔下面,全是人。一眼望不到头。这些人有南星云的人,也有其他星系,国家,和政权联盟过来观礼道贺的人。我一眼望去,只看到下方黑压压的人潮,气喘急促,只听见李汉臣在我耳边说:“诺,记得微笑。”

我的脸都僵了,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在笑,就算是笑,也一定非常难看。

不过,许多年后我再看那一天的影像资料时,发现自己其实没有想象中的狼狈,也绝不算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