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页

星之海 卫风 1004 字 3个月前

乔乔给我找出一件白色的裙子来。它深知我不喜欢浓烈的颜色,白色比较大方讨巧,什么场合都能穿。头发上面靠两侧别着蓝紫色宝石的发饰,半弯形的月,下面是细碎的流苏。

儿子则穿了一件全黑的小礼服,也是传统的南星云贵族男孩儿的派头,黑色黑绸的一件袍子,一根闪光的镶着宝石的佩带系在腰间 ,他第一次穿这样的衣服,觉得大为新鲜,乔乔给他系腰带的时候,他咯咯的笑个不停。

“好了,真漂亮。”乔乔站起来:“我也一起去吧。”

第70章

李汉辉一家三口在靠西侧的小厅里坐着,他的儿子看上去已经象个小小少年了,不象儿子还带着童稚气,脸上嘟嘟的全是婴儿肥。他妻子是个很有气质的女性,穿着打扮是标准的南星云传统女性的装束,长裙,短衫,头发盘成发髻,斜绾着翡翠和钻石的发钗首饰。而且按着习惯,也在髻边别了一朵时令鲜花。李汉辉自己的个子并不矮,我说不上来他的长相与李汉臣是否相象,但是气质全然不同。他象是一个学者,并不象是个政客。戴着银丝边的眼镜,穿着竹青的袍子,象个古代画中的书生。只不过书生们是挽髻的,他是短发的而已。

我不禁有些出神,不知道李汉臣穿起南星云这种传统的服饰来是什么样子?

我进去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一起站起来,两个大人柔缓而从容的行了一个家礼,那个男孩子行了礼之后,有些好奇的盯着小白看。

我微笑着说:“不用客气,快请坐吧。”

这种排场让我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好象在很久以前,也曾经经历过。

也许是旧时,也许是梦中。我已经分不清楚。

“来的太冒昧了。”

“哪里,欢迎你们来做客。”

双方都在说客套话,李汉辉的妻子是改了夫姓,现在叫李淑敏,他儿子叫李薄。穿着短袍的仆人端茶点上来,十分训练有素。

儿子很有小主人的架式,招呼李薄和他一起去外面走走。留下我和乔乔面对那夫妻两个人。

从谈天气开始,谈到他们家住的房子,清凉这里的农业,兜了一个大圈子总算是进入正题。李汉辉邀我明天去市政厅一趟,有好些资料文件要我过目。然后我们四个人玩了两局牌,开饭,互相彬彬有礼的说话,微笑,最后饭后茶点,接一套完整的贵族人家会客程序做下来,我觉得比以前干上一天的工作还要累的多。本来我以为这就该送客了,不过李汉辉却状似无意的说:“夫人,听说迷失城堡的藏书十分丰富,可以让我开开眼界吗?"

我有点意外,微笑着说:“当然可以。”

书房我都是头一次进来,这里的书架从地下一直顶到天花板,上面放满了书。现在这个时代已经很少有人再读纸质书了,而是把它做为一种收藏,这里的书不知道有多少本,也不知道已经在这里存放了多久,或许收集这些书的人从来不曾去阅读它们,只是任由它们沉默的在这里堆积着,在时光中慢慢老去,凝聚的,或许只是一份心情。

“夫人,请恕我冒昧。”

“不要紧,你有话请说吧。”

他微笑的样子,让我想起我小时候的家庭老师。儒雅,但是总是成竹在胸,似乎什么事情他心里都有数,只是不轻易的说出来而已。

“夫人想必知道,公爵他的打算和计划了?"

我的笑容不变:“我不过问他在外面的事情。”

“夫人请放心,我与太子的关系从来都不亲近,对于公爵的未来,我也不是那么关心。不管最后是谁做皇帝,我仍然是在这里做我的执政官,不会有任何改变,而且我也只需要向夫人一个人负责,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意外,今后的漫长岁月里,我和夫人要打交道的地方有很多。既然这样,不妨我们现在就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为以后好相处合作开个好头。”

我坐在靠墙的椅子里:“我以为,你今天并不是来谈公事的。”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和夫人见个面,说说话而已。”他拿起桌上的一本书:“夫人以前没有来过南星云吧?"

“没有。”

“这里是个很美的地方。”他说:“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 我的母亲,是上一任秋公爵夫人的侍女。我和汉臣是一起长大的,他其实…… 并不是独生子。公舜夫人的身体不好,连带着生下的孩子也是一样,汉臣其实还有一个姐姐,可是只活到了六岁,还有一个哥哥,只活了两年。汉臣没有见过他们,公爵把一切和他们有关的资料都销毁了,然后汉臣才出世。我比他大一些,在他的身边,又象兄长,又象长随,就这么样度过了我们的童年和少年时期。后来夫人先过世,他和公爵搬到帝都去居住,我就留在了这里,后来做了这里的执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