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页

星之海 卫风 952 字 3个月前

他点点头,依旧是招牌式的微笑。

鲜花,钻戒,美丽的时装,李汉臣就算不是真心要经营这段婚姻,假意做到这个地步,也算是非常敬业的了。

和他相比我的表现算是不合格。和儿子一起在游戏里泡了一天半,自己一个人又在阅览室里一坐下就不出来,李汉臣做什么想什么我都不关心不过问,这个妻子的称呼……扣在我头上未免显得我不称职。

说实话,我们现在只能说是普通朋友般的关系,连好一点的知心朋友都算不上。

和他说话的时候我总有点提防意识。而他也没有要求我马上成为一个称职的妻子。

现在这时代已经与过去不同,夫,妻,这些定义都很模糊淡薄。以前那些传统的家庭观念在逐渐的消失崩坏,大多数人的不要婚姻,一些人选择了婚姻又很快将其抛弃。

爱情还是恒久的,被讴歌赞美的主题。

只是这样东西越来越稀有,有的时候,我觉得也许现在这世上已经不存在这样东西。

李汉臣是个有板有眼的父亲,他发起了婚姻请求。

我是个有些随意松散的母亲,为了儿子我答应了李汉臣的提议。

儿子是个有些叶公好龙脾气的孩子,他又想多要一个父亲,又不愿意与人分享我。好吧,现在我是无所谓,不过等他再长大一些,他就会发现这世上没有净占便宜不吃亏的好事儿。你不能只想得到而不想付出。我和李汉臣现在这种情形也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现在这种情形很微妙,保持着危险的平衡。但是不可能长久,他在试图接近,想要了解更多。我呢?我对他的印象也在一天天的刷新更替。也许会更好,也许会更糟,只是不可能一直原地踏步。

飞船停留在蓝色的小行星上,李汉臣说的那个朋友的孩子就住在这里。儿子显得非常期待,一早上已经问过两次,李汉臣笑着说,那孩子住的地方离航空港有点远,也没有人能送他过来,所以我们三个开磁浮车去把他接过来。

儿子扒着车窗往外看风景。这里也是个更适宜居住的星球,没有过度开发。头顶是大朵的白云,脚下是茫茫的绿树和草地。河流如弯曲的带子,团绕回旋,鸟儿甚至贴着车窗飞了过去,儿子兴奋的喊:“妈妈,你看!”

我笑着答应:“看到了,看到了。”

其实我并没有看清小鸟。

我只是看到了儿子的快活。

最近他笑的次数很多,比以前一个月半年里笑的还要多。从这一点来讲,我选择结婚是一个正确的抉择。

孩子不是宠物,当然不能拘在一个小小的地方圈养,也不可能只满足于有吃有穿,生活无忧。他需要的东西很多……

包括一个年纪相当的玩伴,就象他现在热切期待着的一样。

“他叫什么?”

李汉臣说:“他姓于,叫于昕。他父亲是我的朋友,在很远的星球上工作,他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因为他的外婆身体不好,已经没办法再照顾他,所以他父亲把他托付给我们,唔,以后估计很长一段时间,你要和他作伴了,你可不能欺负人啊。”

“嘿,怎么会!”儿子抬起下巴,又是骄傲又是自信的说:“我会和他成为好朋友的!我还要教他玩游戏呢!”

这个于昕简直不象个男孩子,他皮肤又细又白,文静腼腆,说话声音很小,又很爱脸红,和我儿子完全是两样。虽然说起来两个孩子生长环境似乎差不多,都没有父亲在身边,又在一个相对来说封闭的环境中长大,但是儿子直率活泼,他则显得内向害羞。和李汉臣,和我打招呼的时候,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

儿子适时的表现出了应有的热情,他和于昕互相做自我介绍,和他拉着手到一边去讲男孩子们的话题。大多数是他在讲,于昕在听。我们取了于昕的行李,又和他的外婆交待过。临别时于昕哭红了眼睛,这孩子的性格更象个女孩子。

哭泣容易让人疲倦。我们回程的车上,于昕几乎是一上车就睡着了。儿子守在他旁边,一副以保护人自居的模样,还不忘了告诉李汉臣,车子开慢些,稳些,让于昕能够睡的踏实。

“妈,我们晚上睡一个房间就行了。”儿子攀着我的肚子说:“他一个人刚刚离开家,一定很害怕。我晚上和他一起睡,和他作伴儿。”

我摸摸他的头:“好啊。你比于昕要大一些,要有哥哥的样子,照顾弟弟也是你的责任。”

“对!”他有力的挥了一下手:“我一定会好好儿照顾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