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类 人物故事 历史解密 战史风云 野史秘闻 文史百科 文化故事 神话故事 故事会 世界历史 社会生活 影视剧集
《鹧鸪天•西都作》的作者是谁?这首诗词的原意是什么?

《鹧鸪天•西都作》的作者是谁?这首诗词的原意是什么?

宋朝,朱敦儒

文化故事

关键字:宋朝,朱敦儒

相关推荐: 《鹧鸪天·欲上高楼去避愁》  《鹧鸪天 桂花》原文及翻译  《鹧鸪天壮岁旌旗拥万夫》  《鹧鸪天》晏几道原文及翻译  《鹧鸪天》黄庭坚  作者辛弃疾  《鹧鸪天·桃李漫山过眼空》  《鹧鸪天》是南渡词人朱敦儒写于何时?  《鹧鸪天·博山寺作》  《鹧鸪天》辛弃疾原文及翻译  《鹧鸪天》聂胜琼  《鹧鸪天》宋祁  《鹧鸪天 西都作》  《鹧鸪天·西都作》宋.朱敦儒  《鹧鸪天·陌上柔桑破嫩芽》  《鹧鸪天·桂花》宋代:李清照  《鹧鸪天·碧云天》  《鹧鸪天》姜夔  《鹧鸪天》范成大  《鹧鸪天·别情》  鹧鸪天桂花李清照  鹧鸪天送人  鹧鸪天翻译  鹧鸪天晏几道  鹧鸪天西都作  鹧鸪天姜夔  《鹧鸪天 代人赋》  《鹧鸪天》原文苏轼  《鹧鸪天·有客慨然谈功名因追念少年时事戏作》  鹧鸪天雪照山城玉指寒  鹧鸪天拼音版古诗  《鹧鸪天·赏荷》  《鹧鸪天》晏几道  《鹧鸪天·小令尊前见玉箫》  《鹧鸪天》为父原文  《鹧鸪天》诗词鉴赏  《鹧鸪天·小令尊前见玉箫》是一首先虚后实的怀人之作  《鹧鸪天·彩舞萱堂喜气新》  《鹧鸪天》李清照  《鹧鸪天》刘著  《鹧鸪天·晚日寒鸦一片愁》  《鹧鸪天·祖国沉沦感不禁》  《鹧鸪天 桂花》  鹧鸪天晏几道拼音版  《鹧鸪天·雪照山城玉指寒》  鹧鸪天代人赋辛弃疾翻译及赏析  鹧鸪天王寂  鹧鸪天是什么意思  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晏几道  《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  鹧鸪天桂花  《鹧鸪天·重过阊门万事非》  鹧鸪天贺铸  鹧鸪天辛弃疾词  鹧鸪天苏轼  鹧鸪天词牌格律  鹧鸪天戏题村舍  鹧鸪天·代人赋  鹧鸪天送廓之秋试  《鹧鸪天·送廓之秋试》  《鹧鸪天·鹅湖归病起作》  《鹧鸪天》辛弃疾  《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  《鹧鸪天·送人》  《鹧鸪天》为父  《鹧鸪天》  《鹧鸪天》朗读  《鹧鸪天》原文  《鹧鸪天·暗淡轻黄体性柔》  《鹧鸪天·林断山明竹隐墙》  《鹧鸪天·西都作》  《鹧鸪天·桂花》  《鹧鸪天》原文拼音  辛弃疾  《鹧鸪天·碧云天》的作者  《鹧鸪天·代人赋》 

诗歌鉴赏

鹧鸪天•西都作

朱敦儒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散漫与疏狂。曾批给露支风敕,累奏留云借月章。

诗万卷,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注释:

清都山水郎:在天上掌管山水的官员。清都,指与红尘相对的仙境。

疏狂:狂放,不受礼法约束。

玉楼金阙慵归去:不愿到那琼楼玉宇之中,表示作者不愿到朝廷里做官。

【注】①清都,传说中天帝的居所。②山水郎,为天帝管理山水的侍从。

1.这首词刻画了一个怎样的词人形象?请简要说明。(5分)

2.有人评价本词浪漫主义色彩浓厚,请简要说明。(6分)

参考答案

1.①热爱自然,支露支风,留云借月;②傲视权贵,几曾着眼看侯王;③品行高洁。(“山水郎”暗示,“疏狂”明言,“梅花”象征)

2.①想象丰富,说自己是为天帝管理山水的官,且能支露、留云、借月;②夸张大胆,诗万首,酒千觞;③抒情强烈,几曾着眼看侯王,傲视权贵。(浪漫主义的基本特点:想象、夸张、抒情)

二:

【1】本词运用了多种表达技巧,试找出不少于三种加以分析。(5分)

【2】全词之眼,在“疏狂”二字,请分析其是如何统领全词的,词人“疏狂”的实质是什么?(6分)

【参考答案】

【1】夸张:下片写词人作万首诗、喝千杯酒,用夸张手法,表现词人的狂放。(1分)

反问:几曾著眼看侯王?以反问手法表达词人对达官贵人的不屑。(1分)

拟人:上片,写上天将疏狂交付给词人,还曾批过支配风雨的手令,词人也多次上奏留住彩云,借走月亮。此处将天拟作人。(2分)

象征:词人用天地间至清之物-----风、雨、云、月、梅象征其志向的高洁。(2分)

(回答夸张、反问只能各得一分,若回答拟人、象征可各得2分。)

【2】疏狂即放任不羁之意。上阙词人出口便狂,谓自己是天宫里主管名山大川的官员,得天帝御批支配风雨的手令。以狂学科网谲荒诞的奇妙构思,表现词人的狂放浪漫。(2分)下阙写词人只管作诗狂饮,连“玉楼金阙”都懒得归去,又怎肯拿正眼看王侯权贵呢,只愿醉酒插梅花。(2分)

实质:诗人以此种种“疏狂”来表现自己志向的高洁,不愿与权贵为伍。“疏狂”与“高洁”,一表一里,有机地统一在词人身上。惟其品性高洁,不愿与世俗沆瀣,才有自命天官、赋诗醉酒、插梅等疏狂之举。(2分)

翻译

我是天宫里掌管山水的郎官,天帝赋予我狂放不羁的性格,曾多次批过支配风雨的手令,也多次上奏留住彩云,借走月亮。我自由自在,吟诗万首不为过,喝酒千杯不会醉,王侯将相,哪儿能放在我的眼里?就算是在华丽的天宫里做官,我也懒得去,只想插枝梅花,醉倒在花都洛阳城中。

赏析

鹧鸪天•西都作—这首词作于西都,即洛阳,很具特色。是北宋末年脍炙人口的一首佳作,曾风行汴洛。词中,作者以“斜插梅花,傲视侯王”的“山水郎”自居,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此词系作者从京师返回洛阳后所作,故题为“西都作”。该词是北宋末年脍炙人口的一首小令,曾风行汴洛。词中,作者以“斜插梅花,傲视侯王”的山水郎自居,这是有深意的。据《宋史•文苑传》记载,他“志行高洁,虽为布衣而有朝野之望”,靖康年间,钦宗召他至京师,欲授以学官,他固辞道:“麋鹿之性,自乐闲旷,爵禄非所愿也。”终究拂衣还山。这首《鹧鸪天》,可以说是他前期词的代表作,也是他前半生人生态度和襟怀抱负的集中反映。

“疏狂”二字为此词之目。“疏狂”者,放任不羁之谓也。词人之性格如此,生活态度如此,故尔充分显现其性格与生活态度的这首词,艺术风格亦复如此。“我是清都山水郎!”出口便是“疏狂”之语“清都”本自《列子•周穆王》,“清都紫微,钧天广乐,帝之所居。”即传说中天帝之宫阙者是。“山水郎”,顾名思义,当为天帝身边主管名山大川的侍从官。可以名正言顺地尽情受用如此至情至性的美差,真个是“天教分付与疏狂”!上片四句二十八字,本自陶渊明之所谓:“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归田园居》五首其一)一意。陶渊明之后,隐逸诗人、山水诗人们各骋才力,所作名章隽语,即便不逾万数,也当以百千计,但像朱敦儒这样浪漫、超现实的奇妙构思却并不多见。

词的下片用独特笔法为读者塑造了李白之外的又一个“谪仙人”。他连天国的“玉楼金阙”都懒得归去呢,当然不肯拿正眼去看那尘世间的王侯权贵。

由此愈加清楚地见出,上片云云,与其说是对神仙世界的向往,毋宁认作对玉皇大帝的狎弄。这倒也不难理解,感觉到人世的压抑、渴望到天国去寻求精神解脱的痴人固然所多有;而意识到天国无非是人世的翻版,不愿费偌大气力,换一个地方来受束缚的智者亦不算少。词人就是一个。他向何处去寄托身心呢?

山麓水湄而外,惟有诗境与醉乡了。于是有“诗万首,酒千觞”,有“且插梅花醉洛阳”。洛花以牡丹为最。宋周敦颐《爱莲说》云:“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词人志向高远自然不肯垂青于自唐以来,颇受推崇的牡丹,而宁取那“千林无伴,淡然独傲霜雪”(《念奴娇》)的梅花了。清人黄蓼园曰:“希真梅词最多,性之所近也。”(《蓼园词选》)故而词人不说“且插牡丹醉洛阳”,偏云“且插梅花醉洛阳”,盖另有寄托。作者选中梅花,是取其品性高洁以自比。“高洁”与“疏狂”,一体一用,一里一表,有机地统一词人身上。惟其品性“高洁”,不愿与世俗社会沆瀣,才有种种“疏狂”。

此词体现了词人鄙夷权贵、傲视王侯的风骨,读来令人感佩。无论从内容或艺术言之,这首词都堪称朱词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是一首“天资旷远”,婉丽流畅的小令。全词清隽谐婉,自然流畅,而且前后呼应,章法谨严。上片第一句“天教懒慢带疏狂”,下片的“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和“且插梅花醉洛阳”,表现了词人的潇洒、狂放和卓尔不群,照应了“疏狂”:“玉楼金阙慵归去”则照应了“懒慢”。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