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页

皈依 斯人应如是 799 字 4个月前

为自己起发髻,保持着孑然一身,在闹市中独自开了一间茶楼。每日里看尽人来人往,笑谈坊间轶事,过得一派潇洒自如。而两位师兄偶尔会来小坐一下,也不说话就那样喝上一壶茶水再离开。

或许真的活得太洒脱了,竟然没能注意到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而他竟然也坐化了。不过幸好,终是得道高僧,没有坏了他的修行!毕竟他不是自己要找的人,没必要为了自己白白坏了修行。可是说起来,在这茶楼里过了这么久,也想要出去走走看看了呢?

于是,灵儿又花了几年的时间游山涉水,遍赏风土人情。没了以往那般寻人的迫切,此时的她才终于领略享受到世间的美好。跟着那些西域的商人驼队,在茫茫的沙漠中穿越过;跑到南荒蛮夷之地,找了许多巫师学了好些巫蛊杂术;还去了深海之域,孤影一个小船一只地独自漂泊了数月……

按说,这几年应该也算见够了世面,可灵儿仍是觉得内心深处有些空缺,总感觉哪里还需要自己前去看上一看。直到她偶然间,在江南的一处宏大的法事上,看到了早已成为方丈的尔期,她才明白了自己确实还有处地方未去。

是的,早就听闻极西的高原之上有处崖洞,许多高僧都曾在那里苦修过,而他也正是在那里坐化的。既然早就释怀,也该去看一看。

可大概是时节不对吧!去往高原的路上,大雪封山,人烟罕见。即便是灵儿这种修行之体,也仍是没能抵御住这冰封缺氧的地域气候。不仅迷失了方向,还在不小心引发一场雪崩之后,掉落在一处雪山的峡缝里昏了过去。

而等她再度醒过来的时候,躺在黑黝黝的山谷中,四周寂静无声。她使了一个小术法,在指尖上燃起一簇小火苗,趁着微弱的火光打量着周遭。这是一条长长的峡道,她小心地向前行进着。大约走了小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来到一片开阔的空间里。虽然仍是在山间深处,可是比之前那种幽暗逼仄的峡道好了太多。

灵儿将指尖的火苗烧得更旺一些,才得以看清四周三面的山壁,眼神不禁一亮。那上面全是各种梵文,想必那些高僧修行的地方就是这里了。只是,他修行的那处崖洞就是在此吗?又仔细地审视了那些梵文,由于不懂佛理过于深奥,灵儿没有找出线索来。

不过她倒是没有气馁,因为之前听说来此坐化的高僧都会在生前留下一句“谏语”及名号。反正她不赶时间,留下来慢慢找即可。就这样,灵儿晃悠在这深山峡谷之中大半月,期间她找到不少颇有哲理的高僧谏语,有些悟一悟还能明白,有些却怎样都无法参悟。

当她找到第十条“谏语”的时候,那熟悉的佛家名号映入眼帘迎来,她没有像往常那样第一时间去参悟,而是将视线集中在一个巨石的底部。在这冰天雪地的高原上,竟然还有一本手札完好被压在底下,虽然上面落满尘埃,但字迹依然清楚。

她轻轻使力,将巨石挪开,拿起那本手札抖落下尘土掀开第一页,眼眸剧烈颤抖起来。又快速地翻开第二页、第三页……直至最后一页,刚好整整十页。脑海中随着字迹的涌入,无数的往世画面闪现。一滴滴的热泪落在手札上,打湿了页面,模糊了字迹。

那上面记录着两人的前一世、前两世、甚至前九世。轮回来由,讲得清清楚楚。甚至连这一世,他也下了判言。原来两人的牵绊因果已经起了那么久,而后来不知何时他就对过往的一切都通晓并悟了。迷蒙着泪眼去找到他最后留下的“谏语”,灵儿的精神彻底崩溃,“我已成佛,卿可皈依!”

十世轮回,到最后,沦陷得只有她一人!

终究魔度成佛,而莲化为魔。

情丝寂灭求不得,前因后事皆成尘

从此,我入世不去,你做一日佛,我为一天魔,生生与你不休。

从这最污浊之中开出最洁净之花,世世教他来度。